KINESKI

苹果

Jabuka

 

 

我能看到太阳粒子

为它的皮变着形。

 

完满的欢喜都集着

于它弯曲的红面。

远山之安静

从它茎而穿越。

 

仿佛刚刚跑过来

到手里,书里…

当在盘上躺时

淫荡地像恋人给予自身。

 

拿秘密的钥匙而开口

抖楼着太阳之细沙。

 

 

瀑布

Slap

 

 

年跟着年。神人似的安静地看着

上方孕星,当跌倒在大海时,它们明亮

发之声从不能飞过海岸上的石头。

一只天空之眼在亮,而另一只否

我认得,长老时就挨失眠折磨

想死亡,想道。我们还显得高兴

想明星而留窗户开着

以便往上看。

 

我们于这种寂静经常觉察不到

月亮瀑布,好像迷人女性显形

软软温雅身像,我叹啊,我们

觉察不到明亮的瀑布

不吉利地魅惑并灭我们尽。

 

 

女子与湖泊

Devojka i jezero

  

在湖上首雨滴。

骤雨,又满太阳。

我心里的光辉写着无形字,

令人伤眼之美。

 

仿佛洗掉累与沉 ––

在水里金粒在翻滚。

环境之美再修饰了一会

像鹿那样跑的女子。

 

我心有潺潺声瀑布。

一听:安静,鸟,滴

这无声之鸣响使我睡醒起来

从我的痛苦与远远的梦想。

真的,辉耀与清纯之美

使我相信生命有真谛。

 

 

安静,大海,梦想

Mir, more, san

 

 

孤独之时刻。无女温暖气息。

大海上方之房间,沫锥。

手掌上之脸面,迷路之瞳子。

桌板,书本,苹果,影子遗迹。

 

安静之时刻。光明使物化金:

森林,鸟,田野,茎在盘旋

是思想在恢复悠久图像,

有关更明亮之时刻。

 

细小之心弯成爱情,瘦桥

被静谧之光一回一回溅湿

伤手被沉,香蒲,芦苇而康复。

 

 

静啊。身里剥掉之骨在徘徊。

随着痛长着痛苦之紫塔:

生火之眼,哆嗦,粗糙之觉。

 

未知籽

Nepoznata semenka

 

 

能看到,不知它名

不晓会长出啥子

 

无言充满秘密

在手掌上神秘地笑着

 

种于何处,多少阳光

给它安静多少滴

 

是香花还是毒针

使眼目充满光辉

 

切断了绿膝盖

会否重新长叶子

 

明白得越少看它越多

它会长出我们破碎的心

 

 

 

雨和草叶

Kiša i vlati

  

     雨里跳舞之姑娘

 

骤雨。雨香,每根草之情欲。

赤足的,狂热的,她在梦中心醉。

水舞中脉搏在跳动,

无束缚:演着夏季降灵会。

 

水滴之节奏, 乐谱在不自觉之回响,

花粉与锻树抛掷之芬香,

雨和草叶仿佛被我梦想了,

向手掌抛掷之绿光。

 

湿发,紧身衣,

在雨里跳着她生命之舞,

好像鹿在跳时轻轻地歪着。

 

发美之雨神。

我们看她稍微惊讶 –

保不定是雨舞员还是疯姑娘。

 

 

枕头上之明星

Zvezde na uzglavlju

 

 

分离啊

年纪身躯之美

持续之接吻

 

惨白在等候当中

她跟着我的目光

与我手之路线

 

预感如此我很熟悉

爱情之秘密迹象

紧住的肩膀

花瓣下之眼睛

满身和畅恐惧

 

白象水花

那么嫩而轻柔

连到诗里都不敢

叫她进入

 

只有夜晚中的接吻保留

和枕头上之明星

 

 

宝贝

Draga

 

 

苗条, 在热夏天之沙,可爱地躺着

开之眼深入天

谜一般地笑着,保守着秘密

 

我到来,在她旁边伸直身而候

待夏天亦入我眼

等永生,甚而更久

 

我心里不愉快,愉快的是我的宝贝

她完全地化为爱

呛于莫名其妙之笑

 

她的嘴唇能够点燃新太阳

而苗条之手把它从高处拿下来

 

 

小姑娘记

Beleška o devojčici

 

 

你的身子是海,你的双手是波浪

你的眼是装出无辜之水色

整五月你头发里带睡着之花圈

你的香味使我失去知觉

 

我看着:海鸥从你手里起飞翔

落下了之太阳在你肱上睡

在你话之草地母鹿安闲静下来

你一走过洋槐树就开着花

 

你的身子是海小姑娘啊,而你身里

远处之小母鹿在呼吸

在细沙里有某事物,在波浪里有某事物

 

从你步行与不安来看

你小姑娘想突然成为

成熟橘子似的,南方果实似的

 

 

我的宝贝送我去之眼

Oči moje drage dok me ispraća

 

我的宝贝之眼像玫瑰花上的雨滴

当站在我们住宅门口送我去

我们过年月之檐子下暗太阳跳着舞

我们脉搏中绝望雷光闪闪

 

温暖之黄昏下滑到紫丘陵

而偷香者似的进入我的宝贝

她把耳朵靠近贝壳

除波浪之兴奋外无它能够听到

 

燕子似的她挥着手,我一点

都看不到地情吻着她可爱之眼

而我预感到不幸缺席之常年,寂寞

无论如何要伤心的

 

 

榅桲还是女子

Dunja ili žena

 

你为什么不是榅桲,它之香,清爽之踪迹

色彩迷着眼而把思想带到远处

赤裸肉穿着想望之雾,那双胯

藏于风纹之褂

 

我想了,画你这样虚无缥缈怎么画

当你在海面跑而失踪时

远远在一圈小白点海鸥似的

我也跑并把自己从亲自之灵魂拔出来

 

我思想里画你瞳孔之彩

去未知处而探查微小之心

眼随我桌上榅桲之踪迹

你富有魅力之身形象它皮之红光

 

 

小姑娘并拢着膝盖

Devojčica skuplja svoja kolena

  

小姑娘并拢着她雪白之膝盖

光之两块,柔之两滴

分为朵之花

文静的,喜爱着我手掌之摸。

 

我的血端她到神奇之光

但不开爱情坚强之锁

情吻与深瞳孔里暗暗开之火焰

是毫无意义的。

 

她的洁白松散在她嫩身之春

第一吻未教我什么,我看得出来

只是饥饿年年越来越强

草原中迎接早晨,远处中迎接光。

 

 

从塞语翻译成中文:柯来少

Sa srpskog na kineski preveo Krešimir Šimunović

 

  

尤维擦·就尔及奇 (Jovica Djurdjić) 一九四九年十月三日在波黑多博伊城格洛戈维擦镇出生。作家与诗人,克罗地亚共和国里耶卡市教育大学毕业,塞尔维亚与波黑作家团委员.

 

发表了十三本儿童及成人散文与诗书。他的作品在许多报纸与杂志发表。一些散文与诗已翻译成许多外国语言,如:英语,俄语,意大利语,波兰语,捷克语,土耳其语,斯洛文尼亚语,马其顿语等。

 

发表的书本:

 

入睡姑娘,诗集,Svjetlost 出版社,萨拉热窝,一九七四年,

 

拉里萨,诗集, Riječko književno društvo 出版社,里耶卡,一九七四年,

 

紫色之山脉,诗集, Svjetlost 出版社,萨拉热窝,一九七六年,

 

闭眼梦,儿童故事集,Otokar Keršovani 出版社,里耶卡,一九八三年,

 

我多么爱安娜,儿童诗集,Izdavački centar 出版社,里耶卡,一九八三年,

 

晚间请人之手,诗集,Izdavački centar 出版社,里耶卡,一九八四年,

 

可爱之身子,诗集,Partizanska knjiga 出版社,卢布尔雅那,一九八五年,

 

母鹿与睡莲,塞英二文诗集,Vikend knjiga 出版社,贝尔格莱德,二〇〇〇年,

 

拔出之手稿,诗集,Interpress 出版社,贝尔格莱德,二〇〇四年,

 

她的眼啊,诗集,藏书编(二十一本),Književni atelje Art, 出版社,马林斯卡, 二〇〇四年,

 

捷尔迪娜骆驼,儿童诗集,Ars poetica, 出版社,贝尔格莱德,第一版二〇〇五年, 第二版二〇〇六年,

 

塞莫娜之眼,儿童故事集,第一版,Bookland 出版社,贝尔格莱德,二〇〇六年, 第二版,艺术诗出版社,贝尔格莱德,二〇〇六年,

 

在家里很愉快,儿童诗集,第一版, Bookland 出版社,贝尔格莱德,二〇〇八年, 第二版,Ars poetica 出版社,贝尔格莱德,二〇〇八年。

 

在文学会多次获得奖。两次在里耶卡获得 Drago Gervais奖。 获得塞尔维亚文化教育团的金牌。他的作品具有代表性。

 

电邮箱:poezija@mac.com             网站:www.jovicadjurdjic.com